出茨木后无痛非洲大阴阳师的非皇_(:з」∠)_
酒茨党,喜食小甜饼,欢迎勾搭。

关于

「澄川浊墨」- 我陪你

我陪你

——献给我最爱的女神


有着人世间

最简单的名字

是降临人世时那一声初啼

是辗转难眠时那一夜偎依

是背井离乡时那一句“想你”

是紧紧相拥时那一声叹息

每时每刻 每分每秒

都响起在世界不同的角落

它最普通 却不曾被人忘记

它最简单 却也最动听


有着人世间

最灵巧的双手

它温暖 是冬日寒风中的紧握

它温柔 是夏夜蝉鸣中的轻抚

她用它烹调出酸甜苦辣人世百味

她用它编织出红黄蓝绿遮风挡雨

你抬头 环顾

那双手总在你的身周

牵引你

鼓舞你

也...

「澄川浊墨」- 溯流

蜿蜒,那一条浩渺长河。

谁泛舟,摇兰桨,溯流,溯流。

溯流而上,求索故国遗落的明火;

溯流而上,寻觅华夏不老的魂魄。


听,琵琶私语,湿人青衫;

听,凤箫低吟,诉谁悲欢。

我华夏的天籁,在花间月下,唱游子思归佳人盼。

听,翻手促弦,鹤唳甲披;

听,箫鼓齐动,踏破残壁。

我轩辕的长歌,在边城塞外,颂傲骨峥嵘浩气撼。

徵羽宫商,绘山河豪迈、人世百态;

徵羽宫商,响有余兮思未央!

可我溯流,溯流,却不再见有人击筑铿锵酬知己;

可我溯流,溯流,却不再见一曲箜篌凝云舞蛟龙。

广陵止息随风散,断了丝弦余沉寂。


夜半无人,谁残局打谱未归家?

山中岁远,谁闲敲棋子...

「澄川浊墨」- 百尺楼 · 霖

冷风连骤雨,珠帘垂天地。雾失楼台水幕凝,唯有满目碧。
苍翠欲滴处,浓淡墨依稀。雨打门前芭蕉摇,青葱色游离。

「澄川浊墨」- 古风 · 随感

吾辈澄川客,竖棹扣舷歌。
舟自随流水,人世青山隔。
沙鸥笑我痴,不辨浊与澈。
我笑江湖老,浮生且为乐。
岸有无名草,坠坠待谁折?
捧卷香染半,丹青成旧色。
闲来复垂钓,肥鲈信手得。
汁美忘更酌,回首经年奢。
抱琴又长歌,山月相与和。
人生无常乐,一眼淡山河。


写于2013年度高考前夕,只是有感而发吧。


「澄川浊墨」- 访琴记 • 琴心

       我见到那位先生的时候,正是秋日的午后,因着前夜落雨的缘故,天色有些疏淡。

       那是一间不大的琴室,两张琴桌,一桌茶席,零散着几张琴凳,墙上还挂着三四张古琴并一副山水图。琴室内仅有三人,一个少年坐在琴前奏着琴曲。另有两人站立,一个较年轻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紧张,盯着老者手中的工具;而那老者则是一脸认真,下手细致,话里却是责问的口吻:“如果我是你,就会先把自己的弦拆下来,先给那个女孩子用。”...


「澄川濁墨」- 雪夜聞笛

       溶溶月色灑重樓,點點霜華白衣皺。笛聲複起落,斷續不成奏。

       少年心事隨長舟,漾漾影碎幾更漏。搖曳誰家紅?燼成他心垢。...


© Notte Stella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