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茨木后无痛非洲大阴阳师的非皇_(:з」∠)_
酒茨党,喜食小甜饼,欢迎勾搭。

关于

「澄川浊墨」- 访琴记 • 琴心

       我见到那位先生的时候,正是秋日的午后,因着前夜落雨的缘故,天色有些疏淡。

       那是一间不大的琴室,两张琴桌,一桌茶席,零散着几张琴凳,墙上还挂着三四张古琴并一副山水图。琴室内仅有三人,一个少年坐在琴前奏着琴曲。另有两人站立,一个较年轻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紧张,盯着老者手中的工具;而那老者则是一脸认真,下手细致,话里却是责问的口吻:“如果我是你,就会先把自己的弦拆下来,先给那个女孩子用。”

       我静立在一旁,从对话中可以得知,应是一位将要出国的女生临行前一日发现自己的琴弦断了,通过那位年轻男子辗转联系上了老先生修琴。

       “好了,拿去吧,这钱就不必了。”

       老先生目送着男子背琴离去,又走到少年身旁:“这句不对,应是勾,勾,挑……小撮三弦没有出音……”待到一曲结束,这才转向我:“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鄙室简陋,随意坐吧。”而后便在琴桌前坐定,“在采访之前您先听我奏一曲吧。”

       一时间,屋内的空气似乎凝滞了一下,我和那少年屏住呼吸静坐一旁,注视着老者的一举一动——他着一件交领宽袖蓝衫,形容清瘦,鹤发童颜,半阖着双眼,速给人“宁静致远”之感,伴着琴前袅袅的篆香,确是有几分仙风道骨——起手,挑弦,只待那弦响一声,这种氛围便被打破了,曲调如流水从老者指尖缓缓流淌出来,果真是琴声金玉,玉声瑽瑢。细看那双手,指不离弦,没有花俏的动作,确是有一番古朴苍劲的感觉;待到一曲终了,那双手静静按在七弦之上,静顿一下,这才被收起,而老者亦是一颔首,似在表示结束,又似在暗示我可以开始采访了。

       “您是如何与古琴结缘的呢?”我打开记事的簿子。

       “那时候我们家境不错,我的长辈都好丝竹,我父亲尤好古琴,便总带我参与各类琴集,听得多了,久而久之,便也喜欢上抚琴了。”老者慢声叙述着他的故事,音调平和,让一卷雅致的画在我眼前铺开:拜师,练琴,会友,集社……辛亥后江南风雅的各类乐会,抗战时众人的付出,乃至新中国成立后对琴乐发展的憧憬……直到那个十年,沉重深刻、想要遗忘而又无法遗忘的十年。

       “无人时我也时常会回想那段时光,那到底算是什么呢?于我于琴,那是一场浩劫,家中原本藏有的琴和琴谱大多被毁之一炬了,我自己也是被下放劳动,十年没有再碰过琴,许多琴友更是没有挺过来;于这传统文化,更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若是我们没有活下来,没有再去努力或整理或回想那些残谱,或许这琴乃至许多传统的东西都将消逝了……但那又只单单是一场浩劫么?亦或者是一场锤炼?”

       “于我们这一代人,那是一把铁锤想要完全击碎我们的信仰。”老人的目光中有我所看不懂的复杂,“它想要击碎一种信仰,却没有一种新的信念去取代去支撑,所以有的人为了信仰死去,有的人没有了信仰而死去,但活下来的人,必然是找到了精神的支撑,哪怕那是虚无的亦或是不正确的。”

       “之于我,仍是这琴。”

       “我仍相信这琴能存在那么久就不会在这历史上消亡,我仍相信终有一日新一代的国民会记起有这样的一件乐器承载了华夏诸多文明,会有人说‘我需要琴乐’‘我要将它发扬光大’——哪怕这在当时是大逆不道的。”

       “我相信这是炼化的过程。”

       “我相信。”

        我可以想象:无数个夜色黝黑的深夜,破败的小屋,苦闷的人,心中默默哼吟着过往的琴歌,脑中默默回想着挑剔摘托、抹勾打劈、吟揉跪撮……这种被迫的“闭关”却炼化出了一颗更强大的内心,一句“我相信”让琴师不死、琴乐永存。

       然而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快餐时代,又有谁能执着着一个信念一条路走下去,不为世事折腰?

       人心浮躁。人心不古。

       信仰是否已逝?

       “现在的青年成长在西化的环境中,享受着优越的物质生活,传统民乐除了考级以外,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少,您认为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么?古琴等艺术是否会消亡?”这是我最后的一个问题。

       “今天你也看到了,那些来学琴的孩子们,或许他们只是这个社会上的极个别人,但只要还有人记得这些传统文化,那么它就会永远不灭——这是我始终坚信的,也是我们这些琴友努力整理琴曲、传习技艺的动力。”

       “你相信?”

       “我相信。”


                                                                      癸巳年玖月拾壹  书于辽大

                                                                                              澄川  浊墨




评论(1)
热度(3)

© Notte Stella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