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茨木后无痛非洲大阴阳师的非皇_(:з」∠)_
酒茨党,喜食小甜饼,欢迎勾搭。

关于

Gift:

故人故情怀故宴,相望相思不相见

 

推荐书籍:《这些人,那些事》吴念真

推荐理由:“有些看起来是小事的事,经过时间的沉淀都会变成大事。”这是台湾最会说故事的人为你讲述的故事。

 

这是一本充满韵味的故事书。充满韵味,是因为它接地气,他讲的每一个故事都充斥着台湾旧年最底层劳动人民的身影,一如王伟忠镜头下的眷村,吴念真笔下的矿村可以说勾起了无数人对那段艰苦岁月中痛与坚守与迷惘的记忆,也让海峡对岸的我们触碰到一个鲜活的台湾。

然而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本故事书。

故事与小说有着很大的区别。从许多人都在说吴念真是最会讲故事的人,而不是写小说的人,就可见一斑。我们惯常看见小说,也习惯分析它的排章布局是否精巧,手法是否引人入胜;小说家们也习惯用很多的环境铺垫、人物描写、情感暗示、心理诉说、悬念叠加和最后的出人意料的结局将他要讲述的事件“文学化”。而故事,先是“故”,它属于过去;再是“事”,它必然讲述了至少一件事,一段经历。所以故事原就是指过去发生的事,而后又被发展为一种口头文学,或真实,或虚构,很多时候我们难以区分它的真假,也无需辨别它的真假。它总是被讲述着娓娓道来,没有过多的精巧设计,没有强烈的感情的起伏变化,甚至他的语气是平淡随意的,无所谓重点渲染,一字一句,一点一滴,不紧不慢。

吴念真笔下的故事就有一种半自传的感觉,许多故事只是他引见的甚至是杜撰的,读者却总不自觉的认为这是作者亲身的经历,这或许就是吴念真的成功之处。吴念真笔下的故事我们可以大致归为两类,一是第一人称叙述,二是第三人称叙述。第一人称的代入感我们都明白,而怎样把第三人称的叙述变得真实就是我们要学习的地方。吴念真笔下最重要的是突出了许多的背景与细节,让这些细节向他所生活过的那个真实的矿村靠拢,却又不死板,不给人直接抄字条的感觉,那么虚构的故事也仿佛就是那个时节那个地点的产物。写故事并非不需要写作手法,只是这些手法更含蓄,也隐藏的更深,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感觉,慢慢把你的情感融入到故事中,这样引发的共鸣更直击人心。

故事是人类对自身历史的一种记忆行为,一个好的故事定然记忆和传播着一定社会的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引导着社会性格的形成。作者在自序时摘录了一句使人印象深刻的话:回忆是奇美的,因为有微笑的抚慰,也有泪水的滋润。(《麦克阿瑟回忆录》)而整本书也确实充满了生命的曲折、停顿、包容、大爱,还有能量和支撑。作者将回忆化作故事,将故事与我们共享,他所分享的自然不仅仅是故事,更多的是人生的感悟。可以说,任何人的任何经历都是一段故事,故事中的主角可能就是你我,可能在你身边,可能早已远去,温暖会被留下来回味,痛苦在最后也会化作谅解。我们不妨把作者笔下的故事看做一本人生百味的教科书,虽然它与我们身处不同时空,但我们可以获得许多许多。

最后分享作者的一段话:人生选择什么就必须承受什么,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现在我们或许还不能够未能全理解,只是在日复一日的回忆之中慢慢去体会,或许我们很难找到所谓的“自我”,但我们一直都在寻找现在轰轰烈烈但却适合自己的道路,那路途中有光明与黑暗、有大爱与卑微、有快乐与痛苦、有认清与迷茫,但最终殊途同归,前往一个平和的终点。


Gift 澄川星残

评论
热度(1)
  1. Notte Stellata🌟Gift 转载了此图片

© Notte Stella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