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茨木后无痛非洲大阴阳师的非皇_(:з」∠)_
酒茨党,喜食小甜饼,欢迎勾搭。

关于

「澄川浊墨」- 溯流



蜿蜒,那一条浩渺长河。

谁泛舟,摇兰桨,溯流,溯流。

溯流而上,求索故国遗落的明火;

溯流而上,寻觅华夏不老的魂魄。


听,琵琶私语,湿人青衫;

听,凤箫低吟,诉谁悲欢。

我华夏的天籁,在花间月下,唱游子思归佳人盼。

听,翻手促弦,鹤唳甲披;

听,箫鼓齐动,踏破残壁。

我轩辕的长歌,在边城塞外,颂傲骨峥嵘浩气撼。

徵羽宫商,绘山河豪迈、人世百态;

徵羽宫商,响有余兮思未央!

可我溯流,溯流,却不再见有人击筑铿锵酬知己;

可我溯流,溯流,却不再见一曲箜篌凝云舞蛟龙。

广陵止息随风散,断了丝弦余沉寂。


夜半无人,谁残局打谱未归家?

山中岁远,谁闲敲棋子把盏茶?

黑白纵横,乾坤一掷轻拢袖;

楚河汉界,烽烟一炬笑谈中。

两局棋,皆人生。

可我溯流,溯流,却不再见秉烛手谈、指点江山,

空余残局弃子,已是人走茶凉。


裙裾翩跹,衣袂轻扬,吴带当风,环佩清响。

交领、右衽、峨冠、博带,

是我华夏遗失的衣冠,

遗世独立,淡泊超然。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

可我溯流,溯流,却不再有人对我说——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只余瘦西湖畔,一抔黄土;

梅花岭上,一抹斜阳。


溯流而上,谁颂风雅,思无邪。

溯流而上,谁向天问,歌九章。

溯流而上,谁风流一赋,纸贵千金。

溯流而上,谁逍遥一咏,沉醉月光。

溯流而上,谁会挽雕弓,西射天狼。

溯流而上,谁游园惊破,梦回莺啭。

多少墨已风干,藏住盛衰。

泛黄的书卷,留下空白,让人猜。


蜿蜒,那一条时光的长河。

我泛舟,摇兰桨,溯流,溯流。


甲午年四月初十 书于辽大

为辽大文学院新春诗会作

澄川 浊墨

 



评论(4)
热度(3)

© Notte Stellata🌟 | Powered by LOFTER